會員招募1000_80 (3)

李亞鵬給社會提出了問題

才讓多吉  2014-01-09 13:17   中國青年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中國人從來就不缺乏善意。今天,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之一,如果有一個完善的公益慈善制度安排,民間爆發出來的公益慈善力量定能給這個國家帶來更多好的變化。

同樣是明星參與慈善公益,為何結果大相徑庭?

2006年5月,王菲和李亞鵬患有先天性唇腭裂的女兒李嫣出生。2006年11月,王菲、李亞鵬捐資100萬元,倡導成立了嫣然天使基金,用于幫助中國貧困的唇腭裂患兒恢復笑容。

同年5月,皮特和朱莉夫婦的第一個女兒希洛出生。隨后,他們將希洛首次曝光的照片,以760萬美金的價格拍賣,所得款項全部捐給朱莉-皮特基金會,用于戰爭難民的人道主義救助。

7年之后,2013年11月,皮特和朱莉夫婦蟬聯好萊塢明星慈善榜最具愛心人士獎;王菲、李亞鵬夫婦離婚,李亞鵬被爆料人周筱赟多次質疑,指出李亞鵬實際控制的書院中國文化發展基金會和嫣然天使基金存在多處問題。

在好萊塢,明星參與慈善公益活動已經成為一個潮流,不管是幾線明星,如果年底交不出一份慈善公益答卷,幾乎就沒有辦法參加各種聚會。對于他們而言,參與慈善公益是實現社會責任的一個部分。奧黛麗·赫本曾經去非洲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募捐。保羅·紐曼曾經開辦食品廠,并將經營所得投入公益事業。根據“期待明星”網站2010年的統計,好萊塢有2807位明星參與了1788個組織的公益活動。

但是,做慈善公益是一件專業的事,不僅需要慈悲,還需要智慧。慈悲讓明星看到別人的苦難,而智慧讓明星學會如何支配手中的善款。

皮特和朱莉夫婦在公益慈善中能取得今天的榮譽,并非他們天生熟悉公益慈善,從2006年成立朱莉-皮特基金會開始,一直有一家專業公司在幫助指導他們如何參與、管理公益慈善組織。該公司的明星客戶還包括麥當娜、克魯尼和布洛克等。因為有專業人士的指導,這些明星才知道自己的公益慈善熱情該如何落腳,如何讓捐贈到自己名下的每一分善款落到實處。

好萊塢明星參與慈善公益,有人在質疑中聲名狼藉,也有人在質疑中華麗轉身。獲得3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搖滾樂隊U2主唱波諾,在自己創立的“One”慈善基金會爆出丑聞被關閉后,對記者說:“只有實現慈善專業化,才能獲得社會信服。”后來,在波諾的推動下,發達國家免除了非洲數百億美元債務,波諾也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慈善方式。

去年年底,李亞鵬受到了爆料人周筱赟的質疑。1月6日上午,爆料人周筱赟再次發微博稱,嫣然天使基金自2006年11月開始籌款以來,“7000萬善款下落不明”,“涉嫌巨額利益輸送”。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回應稱,截至2013年12月,嫣然天使基金累計募集款物1.42億元,目前已支出款物1.31億元。其中,4153萬元用于患兒救助款,約占總支出的32%;定向用于嫣然天使兒童醫院建設資金5322萬元,約占支出的40%。也就是說嫣然天使基金成立以來所募集的善款,用于病童救治的錢還沒有建設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錢多。

根據現在披露的信息,李亞鵬起碼用5322萬元善款投資建設了一個專科醫院,而醫院成立一年半以來,僅為996名貧困唇腭裂患兒實施了免費手術。而這中間,紅十字基金會并沒有說明,這996名貧困兒童治療費用是否包括在嫣然天使基金投入4153萬元善款救助的9347名患兒名單之中。

這樣的質疑不只是針對李亞鵬,而是社會需要通過這樣的數據分析,看用數千萬善款修建一個醫院是不是合理,是不是節約了社會成本,提高了善款效率。5322萬元的善款,按照嫣然天使基金公布的單例平均救助費用4398元計算,如果這筆錢直接用于腭裂患兒的救助,起碼可以幫助1.2萬名兒童恢復笑容。另一方面,因為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成立,紅十字基金會嫣然天使基金中止了與新疆西藏以外醫院的合作,這意味著,新疆和西藏以外地區的患兒要接受救助就必須到北京嫣然天使兒童醫院。從農村到北京,車行舟船,人吃馬喂,患兒家庭的這些支出可能就要幾千元,顯然嫣然天使兒童醫院的成立可能增加了患兒救助的社會成本,增加了患兒接受救助的家庭成本,這也許是醫院成立至今,只有不到1000名患兒申請救助的原因。這本社會的大賬,不知李亞鵬和他的團隊算過沒有?

上億元的善款雖然是經由李亞鵬和王菲個人的社會影響力和人際關系募得,但這些進入慈善公益基金的善款,已經轉身為社會的公共財富,這些錢怎么使用才算合理,怎么才能幫助到更多的人,不應由一個人說了算。

從社會的大賬簿看,今天不是周筱赟質疑了李亞鵬,而是李亞鵬的公益行動給社會出了一道題,我這么做公益行不行?需要回答這個問題的應該是這個社會以及捐款支持李亞鵬的朋友們。

公益之旅,以善為本,我們不應以惡意去揣度任何一人,包括李亞鵬。李亞鵬的公益之旅之所遭到周筱赟的質疑,遭遇到社會的不解,這和制度沒有為李亞鵬制定好交通規則又缺少專業人士指導有很大關系。2006年,李亞鵬和王菲憑借自己的社會影響力,開上了“嫣然天使基金”這輛公益快車,高速路上無警察,也沒有專業人士的指導,故事怎么可能避免?

出現了物欲橫流、炫富和過度消費的今天,社會風氣的改變需要李亞鵬這樣的善行者,也需要周筱赟這樣的監督者。正如魯迅所言,任何美麗的東西都需要有所附麗,無論是監督還是善行,只有附麗在制度框架內才能對社會作出貢獻。

中國人從來就不缺乏善意,回想汶川地震瞬間爆發出來的善意,震驚了自己,也震驚了世界。今天,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之一,如果有一個完善的公益慈善制度安排,民間爆發出來的公益慈善力量定能給這個國家帶來更多好的變化。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