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民間排行榜折射公益透明能見度

張明敏 2014-01-20 16:53   公益時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鄧國勝認為:“一個完全由民間發展、調研、發布的公益透明榜單,在現階段理應成為行業透明的一個標桿和引領,它折射著中國公益的透明能見度。”

最近,中國民間公益透明指數榜單引來了眾多NGO的目光。該榜單統計的1000家公益組織透明指數平均分始終為26.99,而滿分是100分。

這份榜單以中國境內的草根NGO在公開渠道發布的公開數據為采集對象,按照能收集到公益組織披露信息的多少,做出排行榜單。但榜單排名并不代表公益組織的優劣,只是反映公益組織自身的信息披露程度。

該榜單的學術支持方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創新與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主任鄧國勝認為:“一個完全由民間發展、調研、發布的公益透明榜單,在現階段理應成為行業透明的一個標桿和引領,它折射著中國公益的透明能見度。”

信息披露的優等生

“1月3日愛心人士趙天琪媽媽捐贈500元、1月8日南翔食品有限公司捐贈價值2000元的食品……”在安徽省合肥市的春芽殘疾人互助協會的網站頁面上,“亟需物質、愛心板、活動公告、資源中心”等信息不停滾動,組織的各方面信息都能查到,它們在中國公益透明指數榜單中排名第二。

“信息披露已經成為常態,這對于公益組織來說非常重要,想要得到發展,做披露是一條便捷途徑。”協會副會長、秘書長王奪對《公益時報》表示。

這家機構在2003年12月成立之初,靠接受英國救助兒童會每年10萬元至30萬元的資助發展,一直持續了3年,期間也通過收取服務對象——殘障人士1400元/月的服務費用獲取資金。2007年,機構通過參加政府購買社會組織服務,獲取了一部分資金,不再依靠境外資助。同時將服務對象的收費標準下調到每人每月800元左右。

王奪覺得,機構能發展到現在,并不斷擴大資金來源,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信息公開透明。在合肥市春芽殘疾人互助協會網站上,最早可查到2010年的年報財務數據。公眾想看的都能看到,從而獲得了信任。

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會、成都高新區螢火公益事業發展中心,這是兩家來自西部、以教育為服務領域的民間NGO,它們分為位列中國民間公益透明榜單的第6位和第8位。兩家機構均表示信息的公開透明,尤其是財務信息的公布,促進了組織的發展。

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會2005年注冊,2007年成為青海省一級社團,秘書長徐來始終覺得機構的成長和自身機構公開透明分不開。尤其是2010年玉樹地震后,長時間的公開透明給機構帶來了切切實實的好處。

“格桑花在2010年玉樹地震時收到捐款善款是500多萬,但到了2011年就上升到了1000多萬元,比2010年多了近一倍。”

感受到好處,更堅定了機構信息公開的決心。“2010年玉樹地震收到500多萬善款后,每一筆流向都做出了詳細的公布,再加上之前機構透明的經驗,我們會對捐助者進行回訪,通過主動溝通方式告知捐助者你的善款去了哪。”徐來直言不諱地說,“一本明白賬、歡迎來查賬。”

跟格桑花一樣,成都高新區公益事業發展中心同樣受益于公開透明。

2010年,成都高新區公益事業發展中心接受捐贈善款不到40萬,到了2011年就到了近80萬。

在該機構負責人蘭帥眼里,這部分增長的錢就來自于機構長期堅持不懈披露信息產生的效果。“賬目明白了,信任就增加了,信任增加了,麻煩就減少了。”蘭帥說。

在蘭帥看來,現在公眾的捐款意識與之前相比有了大幅度提升,公眾對捐助對象有自由化,自然維權意識就普遍化,那么機構自律就應該成為常態化。

小機構的披露經

與之前這三家位于榜單前列的機構對信息公開成效的認同相比,也有不少機構覺得這種公布對于自己的組織并沒有多大意義。

上海市血友病聯誼會和寧夏中衛市殘疾兒童康復中心是兩家位于我國東西兩端的民間NGO力量,上海市血友病聯誼會以服務上海本土血友病患者為服務對象,該機構負責人孔德林覺得,雖然排名靠后,但這種透明對于他們組織來說意義并不大。

組織機構小、未到相關部門注冊、不接受捐款、并不想有大發展是孔德林認為公開沒有太大意義的原因。

“也就是每年幾次定期的活動,也不接受捐款,平常開展活動的經費就來自于我的幾個企業家朋友贊助,一年可能有5000元左右做做活動,幾個血友病人聚聚,分享下治療方法和成果,而就這5000元我也將相應開出發票交付資助企業,我也沒有想著把聯誼會做多大,透明公開對于我們這種小組織沒什么必要。”孔德林說。

而在李芳看來,機構大小、資金來源與組織公布信息的意義大小有著直接的關系。

李芳覺得,如果機構小,善款來源又是自籌,對公眾信息披露根本就不必要,但她也認同如果機構要是做大、做強了,公開透明還是很有必要的。

“中衛市殘疾兒童康復中心就是我自己投錢辦的,資金都是自掏腰包,并沒有拿公眾和企業一分錢,那你說我這個公開有必要么?當然不光是指財務方面,機構人員也基本就是我自己,如果真要講透明,那還得去雇人來做相應的工作,產生這部分成本還不如我直接去多救助幾個孩子。”李芳對《公益時報》記者表示。

排名的意義

排名不同的組織各有自己的說法,那么榜單制定者是怎么看待的呢?

榜單的牽頭人之一清華大學創新與社會責任研究中心鄧國勝教授接受《公益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榜單排名并不代表公益機構的優劣,但代表了機構信息公益透明、公開披露的程度,在現階段國家層面還沒有出現一個能夠使民間NGO可以參照執行的標準時,行業內先擬定一個可以參照的標準,這應該算在行業內能夠起到引領作用。”

“這份榜單我們有著自己的特色也結合國際上一些榜單的經驗,比如國外‘慈善導航網’從各個不同角度來描述機構特色,但國外慈善從起步到現在都已經有一百多年了,中國慈善才剛剛開始,榜單指標將會隨著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而做出相應新增或調整。”鄧國勝說。

對于均分遠離及格的結果,榜單的發起方自律吧總干事丁承誠表示:“這就是目前中國公益組織透明度的現狀,不容樂觀。”即便是這樣,丁承誠也堅持認為,“公益組織的公開透明應該成為組織機構的一個常規動作,就像我們每天都要呼吸空氣一樣”。

“公開透明的目地除提醒組織之外,更最要的就是要公眾用腳來投票。”鄧國勝補充道。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