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透明化:全球NGO之選

高文興 2014-03-11 13:28   公益時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在如今的中國公益圈,‘透明’儼然成為了公眾評判公益組織是否合格的首要標準。在公眾的呼聲面前,許多公益組織開始事無巨細地公開機構信息。然而,對于公益組織來說,披露的信息越多,意味著所負擔的透明成本也越高。

透明化:全球NGO之選 - 中國社工時報 - 中國社會工作人才服務平臺

除了電話會議外,指南星利用各種機會和利益相關方分享信息。圖為2012年在以色列召開的員工大會

“在如今的中國公益圈,‘透明’儼然成為了公眾評判公益組織是否合格的首要標準。在公眾的呼聲面前,許多公益組織開始事無巨細地公開機構信息。然而,對于公益組織來說,披露的信息越多,意味著所負擔的透明成本也越高。

公益機構透明是否應有邊界?在公益體系相對成熟的西方國家中,公益組織的‘透明’現狀如何?《公益時報》收集了幾則最新的新聞報道,希望能以各國公益組織的透明化趨勢,對國內公益行業有所啟示。”

美國:公益組織引入電話會議

■ 凡妮莎·斯摩爾/文

電話會議(Earnings call),又被稱為盈余電話會議,是上市公司以多方通話的方式來發布和討論一個報告期內財務成績的手段,如今幾乎全部通過網絡直播來實現。而最近在美國,這種手段已經開始悄然進入公益行業,只是它不僅被公益機構用來公布自身的現金流情況、財務預估和盈虧狀況。公益機構從中看重的是影響力。

美國指南星組織(GuideStar)是一所為近200萬家公益組織發布財務報告的非營利機構。今年2月底,它舉行了機構首次的“影響力電話會議”,向其捐贈者、用戶和支持者“曬”出自己的運營情況。當然,除了力爭透明外,這也可謂是一種上佳的營銷方式。

會議當天,有超過400人登錄直播平臺了解了“指南星”2013年的財務成績、目標及其對于非營利部門的影響。

在此之前,“指南星”每年也都會把財務報告交給理事會過目,并在網上進行公布。但在如今這個捐贈者需要知道更多信息的時代,“指南星”認為應該讓自己的信息更容易被外界獲取。

“指南星”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雅各布·哈羅德(Jacob Harold)說:“我們不想只是走走形式。我們的工作就是讓所有公益機構以系統化的方式分享信息,所以我們首先自身得做到這一點。”

在經濟形勢迫使公益組織不得不提高每一分錢的效率和問責度的大背景下,電話會議意味著非營利部門正在繼續向私營部門的運作靠攏,這種“非營利界版本”的電話會議也只是公益機構向企業借鑒的多種方式之一。

“指南星”也并不是第一家舉行類似電話會議的非營利組織。英國劍橋一家向非洲農村地區提供貸款的非營利機構從三年前就開始了“季度績效會議”;肯尼亞的“一畝基金”(One Acre Fund),同樣也是一家向非洲農戶提供經濟幫助的組織,也每年召開兩次“電話會議”。

事實上,這些各種名稱的電話會議都帶來了回報。“草根資本”(Root Capital)認為電話會議讓捐贈人獲益的同時也能吸引投資者,甚至讓投資者在更加清楚組織挑戰所在的情況下主動提供更多資源。

“以往,我們只在捐贈額上升的時候才去和捐贈人搞好關系。”草根資本副主席利亞姆·布羅迪(Liam Brody)說,“但實際上,我們的捐贈人希望知道我們的情況、有什么困難、怎么解決……他們也想成為這中間的一分子。”

去年,拉丁美洲地區的咖啡豆收成受銹斑病影響,“草根資本”當年第四季度的電話會議報告顯示,它們損失了70%的咖啡豆產量,直接影響到機構在當地借貸的還款工作。然而,斯科爾基金會(Skoll Foundation)收看了這場會議,它們當下決定為“草根資本”提供資金,幫助這些受災農戶種植抗病的咖啡樹。

“指南星”鼓勵更多非營利機構召開類似的透明活動。“我們希望整個非營利部門能夠系統化地分享自身的成績,并與利益相關者一起設定計劃。”哈羅德說。(據美國《慈善紀事》)

澳洲:眾多公益組織仍缺乏透明度

■ 米謝拉·惠特伯恩/文

讓公益組織聽了就發抖的問題莫過于問他們的財務情況,包括員工薪水等等。尤其在諸如圣誕節、感恩節這種捐贈高峰期,非營利機構更害怕公眾對他們進行財務上的比較,弄不好就會讓捐贈進了別人的口袋。

所以,當你向他們詢問募捐活動的開銷和高層管理人員的薪水時,自然不會有公益組織樂于搶先回答。但令人驚訝的是,在今天的澳大利亞,公眾如果想得到一份關于公眾組織的詳細財務信息竟然如此困難。

首先,不少機構根本就不制作紙面的年度報告,原因是成本高昂,但這些信息在他們的網站上同樣也找不到。其次,雖然澳大利亞證券與投資委員會對于公益機構的確有遞交年度財務報告的要求。但這項要求并不面向所有類型的公益機構,并且這份報告對公眾是收費的:50澳元。

而且,在這份報告里,公益機構并不會把機構內每名員工的薪水都列出來,所以像首席執行官或首席財務官這樣職務的崗位薪水根本無從得知。

當然,有部分機構做得很好,但只限于大型公益組織。這些跨國的大型機構并不羞于透露自己的財務信息,也能做到在網上有跡可循。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就是范本之一:它向外界提供了一份其四大高管的薪金清單。

這些大型機構承擔得起制作報告的費用,也有精力梳理這些信息,以表格的形式放到網上,讓公眾一目了然。他們的財務信息也不太會遭到質疑,因為他們的確有能力把每項開支都盡可能地壓縮。

但對于整個澳大利亞非營利行業來說,信息透明并不是他們所關心的頭等大事。政府雖然有計劃成立新的監管機構來獲取非營利機構的財務信息,但公眾能得到的信息依然少得可憐。(據《悉尼先驅晨報》)

英國:捐贈人越發注重透明

■ 露西·沃里克/文

如今在英國,捐贈人,特別是富豪捐贈人,十分在乎他們捐款的流向、捐款中的多少用于公益項目、多少用于行政開銷。尋找大額捐贈再也不是對著富豪榜單上的名字挨個去敲門那么簡單了。

優化公益(Maximum Philanthropic Benefit)是英國一家幫助公益組織和慈善家籌款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阿爾伯托·里基(Alberto Lidji)說:“過去捐贈人兩手插兜什么都不管的日子可一去不復返了,現在富豪們幾乎時刻被慈善組織‘騷擾’著,所以最后能拿到錢的肯定是最出色的組織。”

里基說,隨著英國政策的調整,政府對公益組織的資金扶持越來越少,這些組織只能另求他法,游說富豪就成了他們主要的籌款工作內容。“當更多的機構都盯著一個池子里的水的時候,籌款人員的工作只能是越來越難。”他解釋道,“公益機構現在經常需要證明自己比其他同類組織更加貼近某個社會問題。”

除了政府撥款的減少之外,英國的公益部門也飽受了大經濟背景持續下滑的影響。英國目前每年的捐贈總額是GDP的1%,只是美國的一半水平。英國學者認為,這是因為在大洋對岸的美國,公益已經是制度化的行為,美國富豪們基本都會向公益組織捐出3.5%的可投資資產,而在英國這個比例只有0.8%。

然而,新公益資本(New Philanthropy Capital)認為,如果英國的公益組織能夠向捐贈人提供更多他們關心的信息,他們就能獲得更多的捐贈。

據新公益資本最新的報告《善款》(Money for Good)顯示,有63%的英國高收入捐贈人對公益組織計劃如何使用一筆捐贈非常關注。接受這份報告調查的三分之一富有受訪者都表示,如果公益組織在這個方面能做得更好的話,他們愿意捐贈出更高的金額。根據這些反饋,新公益資本預測,如果英國公益組織能夠更加透明,每年的捐贈總額將多出6.65億英鎊。

在新公益資本主抓公益組織效率的負責人艾奧納·喬伊(Iona Joy)說:“10年前,很少有人會談到影響力評估,當時更關注的是道德價值和社會價值,而不是公益組織怎么支配資金。但今天的捐贈人對影響力評估十分看重。”

有些人認為,這種變化與資金的積累方式有關:10年前,英國一半以上的捐贈人都是繼承家里的資產,今天,這個比例已經下降到25%。威瑟斯律師行(Withers)的公益主管克里夫·卡特比爾(Clive Cutbill)說,這使得人們改變了捐贈的方式,捐贈人如今更愿意選擇時刻保持溝通的、有計劃的、有精確目標的、能親身參與決策的方式。“自己賺得每一分錢的人更想知道他們的捐款用在哪了,也更希望捐款砸出的水花更大。”他說,“這些人通常都具有商業背景,非常關心如何最大化他們的資金影響。”

“信號燈”是英國一家為小型公益組織提供免費財務建議的非營利組織,他們發現有超過70%的英國慈善家和城市高管都表示,與公益組織的私人交往是最終達成捐贈的原因,他們中近60%的人都會因此此詳細得知該公益組織的實際影響力。“捐贈人如今想更多地知道一個公益組織在其服務社區中影響力的證明。”信號燈首席執行官菲奧娜·哈爾頓(Fiona Halton)說。

哈爾頓補充道:“更重要的是,他們要清楚自己的捐贈最終被如何分配,是否帶來了更大的改變。在整體捐贈額低迷的情況下,公益組織需要衡量自身的影響力,并以此來吸引更多的捐贈。”

英國鞋類銷售商Schuh公司總裁兼Schuh信托基金會創始人科林·坦博爾(Colin Temple)也同意這樣的觀點,他說:“開張支票,把它捐給大型慈善機構,這的確不是難事。但我們基金會更關注那些難以獲得資金的小型組織,因為我們知道他們的項目能夠真正帶來改變。”

英國慈善援助基金會(Charities Aid Foundation)的一項研究表明,30歲以下的捐贈人特別鐘情于親身參與到公益項目中。蘇格蘭皇家顧資銀行(Coutts)就在過去的6年內見證了設立慈善信托機構的客戶數量陡增了三倍,其中一名客戶最開始只是為一家兒童公益組織捐款,最后親自前往該組織在盧旺達的前線去了解他的捐贈是如何在當地被投入使用的。

“捐贈人希望看到他們的捐款帶來了什么樣的改變,所以,公益組織應該努力做好透明化工作。”顧資銀行公益服務部門的執行總裁瑪雅·普拉布(Maya Prabhu)說,“他們不再想看光鮮亮麗的報告,他們更想要的是一封直接明了的郵件,告訴他們都做了些什么。” 

(據英國《金融時報》)

  • 關鍵字
  • NGO
  • 責編:姜妍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