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雜事多考核多 南京千名大學生社工5年走了一半

2014-10-14 10:01   人民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南京市2009年公開招募的1000名大學生社工,目前已經離開了近一半人。揚子晚報記者近日從市民政部門了解到,薪資待遇因素并非社工離崗的主要原因。記者調查發現,“不適應”基層、工作壓力大,考核標準高,甚至太年輕都是導致一半社工離開的原因。

  這位社工桌上堆滿了2000戶居民家的智能防盜門鑰匙,他將逐戶發放到位。

這位社工桌上堆滿了2000戶居民家的智能防盜門鑰匙,他將逐戶發放到位。

 

南京市2009年公開招募的1000名大學生社工,目前已經離開了近一半人。揚子晚報記者近日從市民政部門了解到,薪資待遇因素并非社工離崗的主要原因。記者調查發現,“不適應”基層、工作壓力大,考核標準高,甚至太年輕都是導致一半社工離開的原因。

先看看收入 大學生社工年薪已超6萬元

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玄武區在2009年全市的社工招聘指標中,分得100名社工,到報道時少了8人。

“2009年社工的工資待遇全市沒有具體標準,一般由區里和街道自己定,那時較低,拿到手大概2000出頭。”玄武區民政局負責人介紹,那8個人不想來可能與工資待遇低有關。本報對此事也持續報道。

2011年5月,南京市出臺“專職社工薪資待遇”的細則標準,明確“按照城市上年度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標準”來執行。今年6月份顯示2013年度上述工資標準是6.04萬元。7月起,全市各區及時按新標準為社工造新的工資表,再加上學歷補貼、社工資格補貼、工齡補貼及正副職崗位補貼,以及街道幫助繳納的五險一金,在基層的專職社工每年實際收入將超過6萬元。

為什么放棄?工作瑣碎考核又多,壓力太大

玄武區當年招聘的社工現在已離開了41人,現在還有51名大學生社工在崗;建鄴區當年69名大學生社工離開了33人,還有36人在崗。記者從市民政局了解到,2009年招聘的千名大學生社工已離開近一半人。那些沉不住氣離開的社工,是不是因為不能適應社工崗位呢?記者傾聽了幾位社工的心里話。

易遭誤解,都不敢登居民門

“收入方面應該不是他們離開的主要原因。”建鄴區一位大學生社工告訴記者,他來社區5年,身邊先后有四五個社工離開這個崗位,他們選擇離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不適應。

究竟是什么方面的不適應?“打個比方,做人口調查時,我不敢自己上居民家門,一是會遭到誤解甚至謾罵,還有一次有個獨居的男居民竟然流露出猥褻的嘴臉。”說話的女孩子是某社區一位普通社工,她坦言尤其遇到上級單位分派的硬性任務時,感覺壓力很大,常常夜里失眠還做惡夢。父母知道后,堅決要她放棄社工工作,她眼下也想放棄。

考核太多,工作壓力大

建鄴區一位社工說,工資雖然有保障了,但并不高,尤其在家里挑大梁的男生,往往無法滿足于每月拿到手3000多的薪水,而跳槽去考公務員、事業編,有的還努力進了效益較好的企業。“女社工還是比較多,哪個社區都差不多。”秦淮區一位社工透露,社工崗位的壓力真不是外人能想像的。

去年至今,主管的民政部門千方百計為他們呼吁減負,如今文字臺賬確實少多了,但電子臺賬一樣沒少。再加上各部門臨時下派的硬性任務,全部需要考核結果的,他們一樣都不能馬虎放松,每天都覺得很緊張。

雜事太多,讓人心煩躁

記者上半年走訪幾個社區,看到的情況幾乎雷同:沒有幾個社工在社區接待居民,幾乎都在大街小巷掃馬路,或站崗執勤。一周前,記者在建鄴區某社區采訪時,見到一位社工桌上堆滿了一串串鑰匙。“這是區相關部門為居民做好事,給樓幢安裝智能防盜門,我負責發放2000戶居民家的鑰匙。”他需要打多少電話、跑多少次居民家,還可能會遭遇不理解,不言而喻。然而遺憾的是,這位社工透露,他們做這些并沒有補貼。一些社工正是無法理清這一攤一攤、永無止境的煩亂雜事和內心騷亂,一咬牙一跺腳,走了。

“企業或機關事業單位工作單純,又不需要考核服務效果,年輕人學習能力本來就強,下個苦勁能考走的就走了。”朱華福說,為了留下他們,社區也盡可能想辦法,比如幫他們租房或減輕他們不擅長的工作內容。

上一頁 1 23下一頁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