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及解決對策

2015-04-23 11:33   社工中國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關于社工人才流失報道不絕于耳,本網現為您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以及解決對策,從高層聲音到地方解決之道,目標只有一個:如何留住我們可親可敬可愛的社工們!

【現狀】社工人才流失嚴重!

北京:社工流失率25% 

收入低、活多、沒有正式編制、缺乏上升空間,市人大代表、東城區東花市街道東花市南里社區居委會書記、主任楊立新掰著手指給記者列舉了目前社區工作者的“幾大難”,她說,社工的流失率現在高達25%,亟須政府出臺新政策將社工留在社區。

工資每月2300元 每年漲50元

楊立新說,她們街道去年計劃招22個社工,結果到現在1個人都沒招上來。流失的社工一部分去考了公務員,另一部分則去了收入更高的企事業單位。

楊立新覺得,工資太低是造成社工大量流失最重要的原因。“2009年,社工的工資從1700元左右漲到了現在的2300元,再沒變過。我是居委會書記,今年48歲了,干了15年社工,一個月工資3100元,比剛來的社工多的就是每年50塊左右的工齡錢。”

楊立新說,自己社區有個社工,家住通州梨園,每天的公交費用需要14塊錢,一個月下來交通費就得300多元。午飯錢必須控制在15塊錢以內,一個月下來又是300多元。掙的工資都不足以支撐個人的花費,更不用說養家了。“我們社區有個研究生,干了3年了,工作也很出色。人家要走,我都不好意思留。”

楊立新說,現在基本都是北京人來干社工。“外地人得租房啊,一個月掙2300元的話,房租少說也得1500元,還得是跟別人合租,剩下800塊錢怎么吃飯啊?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不簽正式勞動合同

楊立新說,各種考核、迎檢、活動,政府各個部門把活一股腦兒全“倒”到了社區,加大了社工的工作量。當社工就意味著沒完沒了的加班,大年三十兒晚上得值班,從頭天晚上6點要一直值守到凌晨兩三點,正月初一、初二、初三還要加班,卻沒有一分錢的加班費。

而且社工沒有編制,社工簽訂的是服務協議,不是正式勞動合同。“沒什么成長空間,一眼就能看見天花板。但凡有其他更好的平臺,全跳槽走了”。

工資與市平均工資接軌

社區工作要求最講究連續性,社工剛來的時候往往由于不熟悉情況,無法和社區百姓很好的溝通,需要適應一段時間才能進入工作狀態。楊立新說,現在的情況是,社工剛剛適應,就跳槽走了,一換人,又得重新適應。

楊立新建議,社工的工資最起碼應該和北京市的平均工資接軌。進而吸引更多的人到社區工作。

深圳:社工流失率攀升 工資低且晉升空間有限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0月,深圳已有社工總數近5000人,社工服務機構115家,社區服務中心500余家。由于專業認同度和待遇低,深圳社工流失率逐年攀升,從2008年的8.2%上升到2013年的19.8%。

事實上,這樣的問題在全市普遍存在。南都民調中心聯合大粵網發起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深圳近六成受訪者對社工這個職業不了解,超過八成的受訪者表示從來未享受過社工提供的服務。在前不久召開的羅湖區2015年度政府財政預算草案預審會上,多位人大代表對購買社工服務這項預算提出質疑,社工流動性大、居民對社工服務不認可等成為會上討論的焦點。

據了解,羅湖區民政局2015年購買社工服務的預算為1072萬元,在去年的基礎上增加了30萬元,占該局2015年總支出的1/8。

協會

社工流失率逐年攀升

深圳市從2007年起實施社工試點,建立了全國首個較為系統的社工制度,曾被稱為社工的“黃埔軍校”。如今,這道光環逐漸褪去。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0月,深圳已有社工總數近5000人,社工服務機構115家,社區服務中心500余家。由于專業認同度和待遇低,深圳社工流失率逐年攀升,從2008年的8.2%上升到2013年的19.8%。

在深圳市社工協會看來,深圳社工流向非社工領域的根本原因在于,深圳社工人才配套優惠政策遠遠跟不上社工服務的發展,社會工作人才仍未真正納入“人才”系列;此外,深圳社工薪酬總體偏低,高昂的生活成本、其他城市的吸引都加劇了深圳社工的流失。

針對當前存在的社工職業路徑不夠完整的問題,深圳市民政局近日表示,我市擬形成完整的縱向職業發展路徑。具體而言,擬將全市社會工作專業人才技術職稱分為5級13檔,探索開展“社會工作員”的職業資格認證,鼓勵相關工作人員參加深圳市社會工作員職業水平評價,將取得《深圳市社會工作員職業水平證書》的社會工作員納入專業社會工作者管理范圍,形成“社會工作員-初級社工師-中級社工師-高級社工師”的職稱體系。

據了解,深圳市民政局牽頭制定了一部有關社會工作者專業化和職業化的實施辦法,已提交給市委組織部,正在報批階段。

社工

工資低且晉升空間有限

不少社工認為,除了專業認同感和待遇低之外,晉升空間有限也是深圳社工人才不斷流失的一大原因。

“每個月工資拿到手的只有4000元左右,在深圳這座高消費城市幾乎是入不敷出。再加上晉升空間有限,讓我們看不到前途。”寶安富華社區的一名社工稱。西鄉彩虹社區的一名社工表示,其入職以來,身邊已有1/3的同事離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待遇和晉升空間受限。

據了解,深圳政府購買社工服務的標準是每人每年7.5萬元,其中機構管理費占15%,業務活動經費占6%,剩下的79%包括了工資、社保和績效。最終,社工每個月拿到手的工資只有3500元左右。“碩士畢業生加上補貼可能有4000元,這個工資水平依然偏低。”有社工表示。

“大學學的就是社工這個專業,畢業后發現這份工作和自己當初設想的并不一致。”彩虹社區一社工稱,由于居民對社工的關注度和認可程度不高,開展活動時很多社工面臨自說自話的尷尬,讓整個社工團隊頗有挫敗感。

居民

大多不了解社工職業

知道社工是干什么的嗎?前日,南都記者帶著這個問題走訪了羅湖、南山、寶安、龍華等片區多個住宅小區,大部分居民給出的答案是“不清楚”。

“社工大概就是對于問題青少年做一些心理健康輔導的義工吧!”家住南山西麗的大學生小趙表示,自己常在香港電視劇中看到社工的存在,現實生活中則從未接觸過社工。寶安區的一位居民則認為“社工應該和義工差不多,只不過社工有工資拿,而義工是免費提供服務。”

居民對社工職業的不理解,讓社工服務者倍感失落。“社工如何與社區更好地融合,這確實是一個問題。”龍華三聯社區的一名社工說,不少居民不了解社工性質,部分居民甚至對社工提供的服務有抵觸心理,以至于有些活動很難在社區持續開展下去。

“關鍵是需要居民轉變觀念,信息的有效溝通也很重要,不應該是社工提供什么服務居民就享受什么,而應該是居民需要什么,社工想辦法幫忙實現。”寶安鵬錦社工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稱。前不久,羅湖區文錦社區就開展這樣的探索。

“與義工以及其他公益從業者相比,社工的獨特之處不僅僅在于其接受報酬,而且更多地體現在他們的專業化、職業性。”寶安一社區服務中心的負責人稱,社工是社會和諧的“潤滑劑”、“緩沖器”,將成為未來整個社會體系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建議

社工服務應轉向項目化運作

“昔日曾令社會工作與政府服務有效對接的‘崗位購買’制度已不再適應當下需求,建議政府改變‘崗位購買’社工的模式,以‘項目購買’的方式直接將社會組織的服務與政府需求對接,使社工的服務更持久和可積累。”2013年兩會期間,羅湖區人大代表、區婦聯副主席彭丹瑜遞交了這樣一份建議案。

彭丹瑜認為,政府以項目形式購買服務,將定期對項目進行整體評估,可以促使社工機構加強社工的專業培訓,亦保證社工服務的專業性、獨立性和持續性,減少行政干預,最終減少社工多頭管理、身份確認、價值認可的困擾。

“目前的運行機制存在一定缺陷,如何破題需要慎重考慮。”寶安區民政局相關負責人日前表示,單純提高待遇并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關鍵,需要借鑒先進機制或是不斷創新,才能保證社工團隊的穩定。

上一頁 1 23456...10下一頁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