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及解決對策(4)

2015-04-23 11:33   社工中國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關于社工人才流失報道不絕于耳,本網現為您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以及解決對策,從高層聲音到地方解決之道,目標只有一個:如何留住我們可親可敬可愛的社工們!

濟南:社工流失嚴重缺口超萬人

商報濟南消息(記者張雯雯楊芳)他們既不是公務員,也不是事業編制,大家干一樣的活,可薪金待遇卻相差很多。同工不同酬,社會認同感差,導致濟南社工流失嚴重,缺口已超過1萬人。

2009年,濟南市面向全國首次招聘5名專業社工。2011年,濟南市民政局首次面向全國以購買社會服務方式招聘專業社工150人,小王就是其中的一名報考者。“我記得當時招150人,報名了3500多人,最終有162人留下來。”

與義工和志愿者不同,社工作為一門職業是有薪酬的。小王告訴記者,當時是按專業技術崗位招聘的,基本工資本科2100元/月,專科1800元/月,有五險一金。“工作三年,待遇一點沒漲,很多社工干了不到一年就紛紛離崗,我們那一批人,一年后有1/3人辭職了。”小王說。“最尷尬的是每月發工資的時候,同一個辦公室,其他人有的是公務員,有的是事業編制,只有我是合同工。”小王說,同事們除了工資,還有各種獎金,而小王只有基本工資。

據濟南社工協會統計,目前濟南社工總數有204人,專業社工缺口已超過1萬人。

新疆:社工專業畢業生:專業遇冷前景憂

潔麗地孜是幸福陽光社會工作服務站的一名工作者。像她一樣,在新疆從事社會工作的人員有11.6萬人,其中一線工作人員有3萬余人,而擁有社工資格證書的僅有623人。

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社會工作發展規劃,預計到2020年,從事社會工作一線服務的人數將達到5.7萬人。

“11.6萬”、“5.7萬”、“623”……這些懸殊的數字背后意味著什么?

工作中困難不少

7月10日,在幸福陽光社區,6歲的小雨來參加幸福陽光社會工作服務站組織的“我的暑假我做主”小組活動。她安靜地坐在角落,還不好意思和身邊的小朋友說話。看到小朋友們有點兒害羞,潔麗地孜先從一個“破冰”游戲—松鼠搬家開始,小朋友拉起小手做游戲,不一會兒會議室里笑聲一片。

看著孩子們玩得高興,小雨的奶奶說,社工站是個啥,他們開始也不知道。

居民對于社工概念的不了解、將社工和社區工作者劃上等號,對于剛接手工作時的潔麗地孜來說,是她最大的困惑。

2013年,潔麗地孜和社工們拿著自制的宣傳手冊,在社區的小廣場一次次為居民講解到底什么是社會工作。

當得知社工能為青少年、殘疾人提供免費服務,有的人似懂非懂地支吾一聲“哦”。而大多數人是帶著懷疑的眼神看了看,就把宣傳冊扔進垃圾桶。

“那時真的感到很氣餒,原有的幻想都破滅了。”潔麗地孜說。

后來,經過一年,社工站開展了20多次小組活動,如社區鄰里節、防震減災宣講、老年人興趣拓展等,才漸漸得到居民的認可。

而對于這項職業,新疆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主任付再學說,其實社工需要用專業的知識,利用和整合各種社會資源,來幫助在社會生活中遇到各種困難和問題的人,以提高他們的生活質量。

“我的暑假我做主”就不是一次普通的兒童游戲活動,其分為兩個環節:游戲互動和講解廢物利用。為此,潔麗地孜提前做了活動方案,運用的理論依據、活動目標等都有詳細的策劃。有時為了一次活動,加班是常有的事。

但對于金艷紅來說,這份工作不僅僅是累并快樂著,更多的還有困惑。2012年社工站成立后,金艷紅是社工站的執行主任。

2013年5月以來,共有110名社工加入“三區人才計劃項目”,其中55名人才是北京、深圳等地的專業社工機構派來的,大多分配在烏市旭東社區、科北社區、迎賓橋社區等四個社區。另外55名本地的專業人才也分配在全疆的專業機構和社區中,潔麗地孜就是其中一個。

缺少專業人才開展個案項目,成了金艷紅最頭疼的問題。

金艷紅舉了個例子:分析“失獨”老人的性格、背景等,制定方案,幫助老人走出“失獨”陰影,算個案項目,若是簡單地為他們提供送餐服務這種公式化地慰問,不算真正意義的社會工作個案。

專業遇冷前景憂

潔麗地孜2013年畢業于新疆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班里的28人中,她是唯一畢業后從事這份工作的人。

在新疆的高校中,新疆大學2002年就開設了社會工作專業,是全疆第一家開設該專業的院校。

付再學說,當時內地的社會工作已經起步,我們也認識到這種“幫助人”的新興職業在調節社會矛盾方面的作用,考慮到今后對這種人才的需求會很大,因此開設此專業。

這個專業的學生四年要學習四十多門課程,基礎課涉及心理學、社會調查、人類學等,此外還有專業課,如個案、小組等如何針對特定人群開展服務。

十二年間,新疆大學已向社會輸送了500多名該專業人才。然而由于新疆社工的發展相對滯后,該專業學生就業前景并不理想。

作為潔麗地孜的學妹穆葉莎來說,剛上大一時,她和班里的24名同學都很迷茫,“不知道這個專業以后要做什么”。

明年就要畢業的穆葉莎了解到,很少有單位招聘這個專業的學生,因此進入企業或創業依舊是她的首選。

侯倩2014年大一,高考畢業填志愿時,她誤以為社工就是在政府部門工作,或管理檔案之類,就選擇了這個專業。

現在雖然離畢業還有三年,侯倩擔心,社工證書通過率只有百分之三四十,若沒有通過,在機構中從事這份工作,薪酬并不能得到保證。

據自治區民政廳社會工作處的統計,全疆有資質證書的623名社工中,在烏魯木齊市的不到200人,多分布在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和社區;克拉瑪依市占三分之一;其他的在全疆其他單位。

學生們的這些擔憂并不是沒有道理。付再學說,這個專業的畢業生就業大致有兩個方向,首先通過考試進入如市兒童福利院等事業單位,這類單位有崗位設置,但崗位數量畢竟是少數。其他機構或單位中幾乎沒有這類崗位設置。

其次是可以進入民辦的社會組織,如社會工作機構,這樣的機構在全疆有31家,“但很多學生都希望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如公務員,因此去這些機構也并不是學生的首選。

缺乏崗位設置、薪酬福利得不到保障,這些都是困擾學生們的問題,正因為就業前景不好,在2006年以后,新疆大學該專業的招生轉變為隔年招。

除了新疆大學,目前,新疆師范大學也招收社會工作專業本科生,新疆職業大學、烏魯木齊職業大學招收社會工作專業專科生,4所高校每年的招生名額在200人以上,大部分畢業生依然面臨著畢業“無門可投”的尷尬。

破冰舉措帶來希望

在這些困境中,潔麗地孜看到了一絲希望。自治區與民政部培訓中心、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協調,建立了對口支援關系,為新疆培訓社會工作人才。

此外,在資金方面,2014年政府投入約300萬元,首先是有側重地對社工工作進行政府購買,包括對社工的崗位、項目等方面,其次是對“三區人才支持計劃”中對社工的生活補貼,再次是編寫雙語教材,擴大本土社工數量。

潔麗地孜說,社工的春天終究會來的,只是需要時間。

鏈接

美國有50萬名注冊社工,香港有11400多名,現在上海也有約8000名社工。在香港,對社工采取強制注冊管理,并且社工大都從屬于各個社會服務機構,其服務涵蓋教育、社會福利、文化、醫療等行業。香港社會組織因此也創造了幾十萬個就業崗位,開啟了職業化道路。這些崗位的收入穩定,待遇僅次于公務員,并享有相當數額的退休補助。

上一頁 1 23456...10下一頁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