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及解決對策(6)

2015-04-23 11:33   社工中國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關于社工人才流失報道不絕于耳,本網現為您全面盤點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現狀以及解決對策,從高層聲音到地方解決之道,目標只有一個:如何留住我們可親可敬可愛的社工們!

【疑問】社工為何流失?

3月17日是國際社工日,不少沿海城市均在3月中旬舉辦了“社會工作宣傳周”的活動,大力宣傳社工這個行業。經濟越發達的地區,社會問題難免越多,社工被譽為社會矛盾的“潤滑劑”或者“緩沖器”,這也使得政府花在購買社工服務的開支規模越見龐大,在幾個一線城市,每年投入均以億計。例如在廣州,一個家庭綜合服務中心的年度預算就超過200萬,這類中心全市便有150多個。

然而,盡管如此,對人力資源的渴求本應更強,但一線社工的流失率卻有增無減。2014年,深圳和東莞的社工流失率高達兩成,廣州更超過25%。這是為什么?分析這個問題的過程,有時會讓筆者有種一葉知秋之感,想到當下中國的諸多社會現實。

首先看看社工們在畢業前的遭遇。社工這個行業著重實務,所以必須做大量的實習,但得到學校認證實習時數的機構,實習工資就不提了,有一些連交通費和飯錢都要學生倒貼。如果這是以盈利為目的的企業,那無話可說。但這是民間組織、社會機構,本身應該有道德價值的追求,把實習生當全職社工用,但卻叫要求學生不要談飯錢。遇上如此場面,想起大一、大二時學習社會福利思想史里的那些讓人滿腔熱血的理念,再想想以后給它當“長工”的前景,感覺可能是被淋一盆冷水。

然后來看看他們畢業前后的求職過程。以上海或廣州為例,有點江湖地位的社工系不少已開設了十年八載,且多在一本老校。這些學生就業壓力不算太大,要找銀行或者電信的工作,機會肯定有,一旦錄取通常都能簽三年以上,月薪上四千并非少數。如果他們做本行,社工機構通常簽一年,中位工資三千多一點。這種情況下,如果學生仍然入行,那是因為真的有點價值追求;如果決定不入行,的確是理性選擇,外人應該尊重。

最后來看看入職后的工作環境。政府購買社工服務最常見有兩種方式,多數城市采用項目制,有一些則推行崗位制。項目制的好處是機構有一定的自由度,缺陷是社工待遇容易被壓到很低。崗位制工作穩定,但是可能外行領導內行,社工被迫做了其它雜事。在前一種情況中,很多老板會跟社工講,“要有點價值追求,不要只看薪水”;后一種情況則是社工實質上變成勞務派遣工。但如果不是做專業的事,只看工資待遇的話,那還不如一開始就直接入職這些單位,人事關系上還來得清晰一些。

現在除了政府部門外,很多半官方組織也有參與購買社工項目,但有些項目卻是并不一定基于居民的需要。例如在住著留守老人的村落,搞個為青少年或婦女服務的社工項目,連對象都很難找得到。這種項目的購買方,行家往往會戲稱其在“刷存在感”,比服務對象更需要項目。在這種項目中,最辛苦的是一線的社工,因為項目里列明服務對象很難找得到,指標難以完成,但社區里真正需要服務的對象卻不能伸出援手去幫助。然后,購方可能還會抱怨說看不到項目的成效,要求社工們交出成績。

凡此種種,加上本來就被壓得很低的工資和每年一簽的合同,社工專業學生的那滿腔熱情,畢竟會有耗盡的時候。好了,半年或一年后,畢業時懷著的那鼓氣泄了,終于轉身離去。機構呢?也無所謂,因為新一屆的實習生甚至畢業生又又可以到位了。然后如此下去,又年復一年。

其實到了這一步才擦一把眼淚,下決心背棄專業初衷、轉行他去的同學,最讓人惋惜,因為他們已經抵受住了實習與求職兩關的沖擊。有些早已“上岸”的人會說,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吃不了苦,工資低點、加點班也不愿意云云。但如果我們愿意去看一看從學校至崗位的整個過程,觀察那份應有的專業熱情如何被一步步侵蝕,問題是否真的出在年輕人身上?而社工學生的遭遇,在這個時代恐怕并非獨此一家。那么,該反思的,其實是誰?(21世紀商業評論)

新華日報:因收入低等原因 社工流失率高

原因:調查稱社工缺口巨大 但因收入低等就業前景不看好    

3月17日是“國際社工日”,社工,又被譽為“社會治療師”。今年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到“發展專業社會工作”。這對全國的社會工作者而言,可謂字字珠璣,是渴盼已久的最高層面的發展推力。記者連日來調查發現,社工專業人才雖然缺口巨大,但收入低、社會認同感差導致專業社工流失率高。

社工報考人數年增30% 

人氣漸旺:

王俊超不久前獲得蘇州市社會工作優秀案例二等獎,他是昆山市自強社會服務社的專職社工。王俊超曾花費三年時間跟蹤服務一位吸毒人員孫某。在“四象限分析法”的專業“攻勢”下,孫某成功戒毒,并解除了離婚危機。如今,孫某還在王俊超的幫助下,開了一家洗車店,積極還債,脫離了不良朋友圈,開始新生活。像王俊超這樣的專業社工,蘇州已有6200多人,蘇州也是全省最先實現“萬人擁有持證專業社工5人”目標的城市。

“社工是通過專業性的社會工作服務,幫助困境中的個人、群體更好地適應社會環境、增強發展能力,是在緩解社會矛盾、創新社會治理、促進社會和諧。”省民政廳人事教育和社會工作處副處長周誠介紹,這幾年專業社工的職業前景被逐漸認可,有一組數據可以說明問題:2008年,全國首屆社工職業水平考試,全省9800人報名;2014年,激增至26624人,是7年前的2.7倍,比上年增加6063人,增幅近30%。

目前,全省持證社工有21155人,居全國第二。同時,專業社工的含金量也在不斷提升。我省部分城市向持證社工每月發放200-500元津貼,激勵社工專業化道路。

需求量大:

每萬人需5名專業社工

采訪社工常黛屏,約在晚上8點后,白天她一直在外奔波。“今年我們益民社會服務中心承接了浦口區政府社工項目,郊區城區兩頭跑。我們又要招聘新社工了,現在14名社工,手頭項目有10個,忙不過來!”常黛屏是2009年南京首次公開招錄的1000名社區專業社工之一,南京師范大學社工專業畢業。如今,已是“老社工”的她,跳槽至民間社會組織,感到專業優勢得到了充分發揮。“上大學時老師說的‘社工的春天’不遠了吧!”常黛屏笑言,雖然待遇不高,但社工崗位很鍛煉人。

從國家到地方,已形成一個共識:社會能做的,都交給社會做。我省注冊登記的社會組織已達71571個,總量居全國第一。全省民政部門投入9000多萬元購買社會服務,為專業社工提供了實踐機會和崗位。社會組織井噴、政府購買服務,都在催生對專業社工的巨大需求。

按照2020年平均每萬人擁有5名專業社工的規劃,我省未來5年內至少需要4萬名專業社工。而全省目前持證社工一共2萬多人,缺口不小。

記者調查得知,全省有22所高校設立了社工專業,南京大學等7家高校還開設社工碩士專業。“2億兒童,2億老人,2億流動人口,8800萬殘疾人,都需要社會服務……實踐證明,政府不能完全解決這些問題。”南京大學社會學院副院長彭華民認為,當前討論社工人才大量存在的必要性已經“過時”,當務之急是制定專業社工的職業、薪酬和晉升體系,推動社工的職業化和專業化。

破除障礙:

“買物”更要“買智”

盡管職業前景被看好,但上一年教育部門評估的就業“紅牌專業”,社工就位列其中。調查發現,當前社工待遇普遍趕不上社會平均工資水平。而在發達國家,專業社工待遇僅次于政府公務人員。我國社工待遇低、社會認同感和職業歸屬感差,社工人才流失率高,仍是不爭的事實。

被稱為社工領頭羊的深圳,去年社工流失率達22%;南京社工專業畢業生最終從事本專業的不到20%,“經濟上沒待遇,工作上沒地位,社會上沒聲望”是主因。

南京九洲殘疾人藝術中心社工朱光俊從事專職社工3年多,目前機構靠政府購買項目生存,一年10萬元,刨去房租、水電、演出創作費等,所剩無幾。“我月薪3000元,剛來的大學生只有2000元,這還得靠多方籌措。所以,我們只招本地人,省房租。”

“我的老師、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瑪麗·莊說過:‘優質的服務需要優質的薪酬。’”彭華民認為,目前的政府購買,還停留在“買物不買智”階段,限定了人力成本支出,不利于人才的集聚和成長。

江蘇師范大學法政學院副院長魏晨建議,既然工資性待遇低,政府能否在福利性待遇上有提高?專業社工本身就是“創客”,是典型的民生服務產業。政府應提供專業人才的租房補貼、工作津貼等補助;通過稅收減免,刺激企業購買社工服務,用市場化手段留住社工人才。

周誠則認為,社工流失率高深層次原因還是職能轉移不充分、政府和社會資源投入少、購買服務機制不健全。國內社會組織大多處于小微型、草根型發展階段,向政府、社會要資源的能力弱。再加上專業社工沒有列入職稱評審序列,因此專業程度不能和待遇掛鉤。

“專業社工”的發展問題,正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省民政廳廳長侯學元表示,今年,我省將加大民政事業單位和城鄉社區社會工作專業崗位開發力度,扶持發展民辦社工服務機構和社工行業組織,推動社會工作在老年人、青少年事務、社區矯正、社會救助等領域的實務拓展。醞釀已久的《加強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也將出臺,為社工的崗位設置、激勵機制、培訓體系等規劃一攬子方案。

小貼士

所謂“專業社工”,是指取得國家社工職業水平證書、或具有專業社工教育背景,在社會福利、社會救助、犯罪預防、禁毒戒毒、矯治幫教、糾紛調解等領域直接提供社會服務的專門人員。社工這一職業在發達國家已有100多年歷史,在中國香港也已存在50多年,但在內地卻是近些年才出現的新職業。

上一頁 1... 45678...10下一頁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