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社工考試要增加的是社工內容 不是民政專干!

陳永杰 2015-06-17 10:41   南方都市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6月上旬深圳成立社工學院,強調實務培訓,到了中旬很多社工就要參加13到14日的全國社會工作師資格考試,原理上以考核專業理論為主。這兩個新聞放在一起討論,是因為深圳今年在全市推駐院社工和駐校社工,扎實的理論基礎加豐富的實務經驗才稱得上專業,但現在的考試的導向卻未必讓實務界很滿意。

原題:要增加的是社工,不是民政專干

6月上旬深圳成立社工學院,強調實務培訓,到了中旬很多社工就要參加13到14日的全國社會工作師資格考試,原理上以考核專業理論為主。這兩個新聞放在一起討論,是因為深圳今年在全市推駐院社工和駐校社工,扎實的理論基礎加豐富的實務經驗才稱得上專業,但現在的考試的導向卻未必讓實務界很滿意。

筆者聽到學生吐槽,中級社工師的《法規與政策》考試,更像在考民政專干,而不是社工。其中突出的例子包括了隨軍家屬的社保補貼比例,村民大會要提前多少天通知,然后還有每百戶居民配多少平方米的社區服務中心等。他們的看法是,這些規定與程序當然要認識,但具體數字的設定,僅為行政之便而沿用的舊有做法而己,對于社工而言,這如同數學考試中的“對數表”一樣,只要能隨手翻查,并無死記之必要,不理解何以這類題大量出現。

筆者有位學生做了一個粗疏的整理,這類以天數、百分比、比例、人口數或面積數為核心的“數字題”,占了整個考試的兩到三成。于是乎,整份考題似乎更像民政專干的業務考試,而不是社工師的資格考試。筆者想,如果這樣考下去,未來通過這個考試得出來的人材是專業社工,還是更像民政干部?

可能有人會說,社工就是做民政的工作呀,用民政的題來考社工,沒有問題呀。必須承認,社會工作和民政工作面向的服務對象大體上重合,這是兩者的法規政策課內容相似的原因。然而,面對同樣的社會民生政策,民政與社工的角色卻迥然不同:民政是管理者,自上而下執行國家政策;社工卻是資源的協調與鏈接者,目的是讓案主的社會權利得到實踐,個人尊嚴得到捍衛,有明確的底層立場,視角自下而上。

打個比方,同樣是低收入家庭,民政的主責是行政性的審批工作,形式上相對被動。但社工則主動得多,先把各種政策告訴困難家庭,然后幫助他們填寫和遞交申請,協助民政審核,并敦促低保金準時發放到位,同時還可能提供其它輔導服務,以及組織志愿者來提供其它協助。如遇特別困難家庭(如腦癱、失獨等),現行法規中如無明文規定,民政確實無能為力,但社工就要爭取甚至抗爭,做政策倡導者,引起社會關注并發動其它力量來參與救助。

因此,程序性和事項性的規定,包括具體數字,民政專干要熟悉,這是業務要求,政策法規未明確的事項只能不碰,并無其它選擇。但這肯定不是社工的邏輯,因為面對法規政策,社工不能停留于照單全收,還要有價值追求。以家庭社會工作和兒童社會工作為例,中國法律中并無“婚內強奸”一說,亦無父母不得讓兒童獨處家中的“疏忽照料罪”,但站在社工的價值立場上看,這些問題要求價值判斷,即使暫無政策法規,社工的介入也必須有價值導向。

從這樣的比較不難明白,社工與民政專干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介入民生事務,考核視角如果完全一樣,似乎是把側重點放偏了,其導向的影響,恐怕相當依靠地方辦的各類實務培訓來修正。在鏈接境內外實務專家講授專業方面,深圳盡享地利,如果深圳能成為最先讓民眾感受到社工與民政專干的差別,并認同社工是一個專業的城市,則善莫大焉。

本版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投稿郵箱nd0755@163 .com


  • 微博推薦

 

 
桃花影院亚洲综合网更新影片资源